久久精品国产精品青草,免费国产污网站在线观看15,国产精品福利自产拍在线观看
<var id="9fbpn"></var>
<cite id="9fbpn"><noframes id="9fbpn">
<cite id="9fbpn"><noframes id="9fbpn"><cite id="9fbpn"></cite>
<var id="9fbpn"><noframes id="9fbpn">
<ins id="9fbpn"></ins>
<cite id="9fbpn"><span id="9fbpn"><cite id="9fbpn"></cite></span></cite>
<cite id="9fbpn"><noframes id="9fbpn"><cite id="9fbpn"></cite>
<cite id="9fbpn"><span id="9fbpn"><cite id="9fbpn"></cite></span></cite><ins id="9fbpn"><noframes id="9fbpn"><ins id="9fbpn"></ins>
<ins id="9fbpn"></ins><ins id="9fbpn"></ins>
<cite id="9fbpn"><noframes id="9fbpn">
<ins id="9fbpn"></ins> <del id="9fbpn"></del>
<ins id="9fbpn"><span id="9fbpn"><ins id="9fbpn"></ins></span></ins>
<var id="9fbpn"><noframes id="9fbpn">

新中國桌球運動的發展及群眾體育觀念的轉變

更新時間:2021-07-13 15:20:31 所屬欄目:運動員 作者:劉俊成

摘要:桌球在中國被冠以國球的稱號,在我國體育史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從新中國建國至今,桌球發展具有鮮明的階段性特點,反映了我國群眾體育觀念的轉變。一、賦予政治內涵時期(1952——1978)1952年,毛澤東主席題詞,「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人民群眾參加體育運動的空前高漲。桌球對

桌球在中國被冠以國球的稱號,在我國體育史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從新中國建國至今,桌球發展具有鮮明的階段性特點,反映了我國群眾體育觀念的轉變。

一、賦予政治內涵時期(1952——1978)

1952 年,毛澤東主席題詞,「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人民群眾參加體育運動的空前高漲。桌球對場地限制較低,成分花費少,適合在我國全民推廣。1959年,容國團奪得了新中國體育史上第一座世界冠軍,也奠定了桌球在中國體育的特殊地位。

50年代末期,新中國的國際環境異常嚴峻,受到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封鎖孤立,與蘇聯關系惡化。在此時,桌球等體育運動被賦予過多的政治含義。體育既是鼓舞士氣提升國民信心的手段,也是用來進行外交活動的方式,群眾的體育觀停留在愛國、為國爭光的范疇內,體育不僅僅是單純的競賽,而是沒有硝煙的戰爭。中國群眾的體育觀念具有強烈的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情節。

桌球對我國外交的突出貢獻莫過于桌球外交。1971年,中國桌球隊參加在日本名古屋舉辦的第三十一屆世乒賽,周恩來總理提出,要本著「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的精神進行友好交流,增進與各國運動員的友誼和團結,讓中國乒協邀請一些國家的運動隊訪問中國。當時處于敵對關系的中國、美國桌球運動員實現了互訪,1972年尼克斯訪華,中美關系終于破冰,為邦交正?;瘎撛炝藯l件。除了突出的政治貢獻,中國桌球「讓球內定」之風盛行,葉永烈在《中國桌球史揭秘》一文寫到,中國桌球讓球源于1961年,高層內定了莊則棟為男單冠軍,使得莊則棟的冠軍萌上了不光彩的陰影。讓球內定反應了當時我國「樹立典型」、「大搞平均主義」的特點,符合國情。但是,內定之風嚴重破壞了公平競賽原則,對中國競技體育造成嚴重傷害,假球肆意,2002年世錦賽女排讓球、2012年羽毛球讓球都曾讓中國體壇蒙羞。

20世紀60年代中國桌球隊

總之,桌球等體育運動的興起是冷戰背景下中、美、蘇博弈的產物,體育完全為政治服務,缺乏公平性,嚴重違背體育道德與精神。

二、重返奧運的轉型期(1979-1994)

隨著中國實行改革開放,中美建交、中蘇關系正?;?,中國奧運代表團重返奧運會賽場。體育賽事的政治影響力相對下降,與國家形象息息相關。1984年,中國奧運健兒在洛杉磯奧運會獲得金牌榜第四名的佳績,振奮了國民士氣,奧運冠軍受到全民追捧,他們為崛起的中國做出了貢獻。體育賽事不再是敵對國家的對壘,而是轉化為國家綜合實力的象征?!附鹋浦辽险摗乖谌珖?,尤其是奧運冠軍,身價倍增,在相當長的時間內,國內群眾體育觀具有鮮明的功利主義與狹隘的民族主義。運動員取得了奧運冠軍就成為了全民英雄,發揮不佳就是罪人,一旦其為其他國家效力,就是叛徒。在此背景下,何智麗兩次沖擊了中國群眾的體育觀念。

1987年印度新德里舉辦的第39屆世乒賽,何智麗被要求輸給管建華,以增加奪金機率,但是何智麗最終戰勝管建華,取得世乒賽女單冠軍,此舉令教練層大為惱火,決定處罰,后來上級高層出面干預才免于處罰,不過何智麗也徹底被中國桌球隊棄用,喪失了參加1988年漢城奧運會的參賽資格。讓球內幕曝光,輿論譁然。讓球是中國桌球功利主義的直接體現,內斗違背了體育公平,危害了運動員的合法利益,何智麗成為反抗第一人,很大程度上遏制了各運動隊內定之風,時至今日,輿論對于中國桌球內定持否定態度。

何智麗離開國家隊后,嫁給了日本人小山英之,改名小山智麗,代表日本隊出戰。在1994年廣島亞運會上,小山智麗連續戰勝陳靜、喬紅、鄧亞萍三位名將都得冠軍,他在用日語大叫「呦西「令許多中國人感到反感甚至憤怒。賽后,中國媒體對小山智麗進行口誅筆伐,稱其為叛徒。何智麗代表日本隊擊敗中國獲得金牌,刺激了廣大具有民族主義情懷的中國觀眾,當時稱此舉為叛國,不愛國,但是此舉激發了海外軍團數量的增加,一部分在國內沒有機會參加大賽、遭遇不公平對待的運動員紛紛為其他國家效力,也反映了國家開放后運動員思維的轉化,這是市場經濟的產物。

總體而言,中國桌球隊在社會轉型期遭遇了沖擊,何智麗的拒絕讓球以及代表日本隊出戰沖擊了傳統的舊體制與舊思維,是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產物。

三、市場經濟與奧運戰略的巔峰時期(1994-2008)

1994年中國足球甲級A組聯賽成立,中國體育賽事走向職業化,體育運動員步入市場化,打破了傳統的大鍋飯,根據成績與體育賽事的關注度獲得收入,部分精英運動員迅速躋身我國中高水平收入群體。1990年,中國成功舉辦北京亞運會,隨即在1991年和1998年兩度申辦奧運會并取得2008年奧運會的舉辦權。在此背景下,奧運戰略成為我國重點工作之一,奧運會冠軍被賦予了新的時代意義,同期電視以及稍晚時候網絡的普及,使得奧運冠軍的曝光率激增,而桌球最為中國成績最出色的運動隊,承擔著為國爭金的使命,其地位在中國乃至世界首屈一指。1996年奧運會,時任國際奧委會主席的薩馬蘭奇親自為鄧亞萍頒獎,2000年奧運會中國代表團入場時,電視轉播方特意給予王楠長時間的特寫鏡頭,其地位不言而喻。2001年北京申奧成功后蔡振華在晚會上放出豪言,北京奧運會全拿金牌,2008年奧運會,北京籍桌球運動員張怡寧作為運動員代表宣誓,中國隊獲得男團、女團冠軍,包攬男單、女單前三名,兩次升起三名紅旗,國家主席胡錦濤親臨現場觀看比賽。從1994年至2008年,桌球扮演著中國體育界老大的地位,鄧亞萍、王楠、張怡寧、孔令輝、劉國梁等人成為中國體壇的領軍人物,他們是所處時代的王者。奧運戰略下,桌球被賦予了極大的爭金壓力,群眾對其的寬容性不夠,每當桌球丟掉世界冠軍,斥責之聲此起彼伏。2004年奧運會,王浩決賽意外輸給柳承敏,賽后記者無寬慰之意,大有質問之意。在奧運背景下,中國的群眾觀就是「金牌至上」,從1996年的亞特蘭大到2004年的雅典,中國隊一次一個腳步,從金牌榜第四躍居至第

四,北京奧運會登頂是全民的愿望。

隨著我國的對外開放程度增加,桌球、羽毛球、體操、跳水的冠軍由于長期被中國壟斷,觀賞性下降,其影響力下滑。一些走向國際、取得重大突破的運動員成為全民偶像,姚明和劉翔成為中國體壇的領軍人物。姚明作為目前唯一在NBA立足的中國球員,成為中國體壇的第一位國際巨星,中國男籃盡管沒有爭金的可能,其影響力遠遠超過傳統奪金項目。劉翔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一戰成名,三年內取得奧運會、世錦賽雙料冠軍,并打破世界紀錄,炙手可熱。110米欄在田徑項目中地位極低,和100米有天壤之別,但是劉翔的成名在于其歷史開創性,成為亞洲第一位在短距離取得冠軍的運動員,影響力空前。張怡寧、林丹、郭晶晶、李小鵬在各自領域是當之無愧的王者,但是在姚明、劉翔面前,其影響力顯然略勝一籌。

2008年奧運會結束前,中國群眾體育觀就是唯金牌論,金牌至上,中國隊取得北京奧運會金牌榜第一成為全民共識。隨著國家開放程度的增強,國民對傳統項目的大包大攬已經習以為常,感到視覺疲勞,一批具有國際影響力、取得突破的運動員受到追捧,反應了國民視野的轉變,奧運冠軍的影響力日益降低。對于海外軍團,群眾從反對、詛咒到理解、支持,開放程度大幅提高。桌球在奧運背景下登上頂峰,但是也預示著其不可避免的走向低估。

五、后北京奧運時期的滑坡(2008至今)

2008年在中國體育史具有里程碑的意義,北京奧運會的成功舉辦展現了中國作為世界大國的風采,而中國隊歷史性的獲得金牌榜第一,也滿足了全民的內心榮譽感及虛榮感。后北京奧運時代,國民的體育觀念大為改變。相當一部分群眾對奧運冠軍已經明顯看淡,不計較運動員輸贏,盡力即可,與昔日非英雄既罪人的觀念大相逕庭。部分群眾認為,在中國現行體制下,奧運金牌數量和一國的居民素質并無關聯,國家耗費巨資培養奧運冠軍的價值不大,中國要想成為體育強國需要推動全民健身。奧運冠軍被賦予的時代價值大為降低,他們回歸到了運動員這最本質的屬性。

后奧運時代,體育賽事市場化更加明顯。李娜、孫楊等在國際化確立統治地位的運動員成為新的領軍人物,桌球、羽毛球、跳水、體操等中國傳統奪金項目由于競爭性不激烈、參與國度狹窄,受到領域,其統治地位蕩然無存,跳水、體操在郭晶晶、李小鵬退役后找不到領軍人物,林丹雖然沒有退役,其影響力與巔峰時期不可同日而語,桌球隊張繼科、李曉霞雖然是大滿貫冠軍,他們的受關注度與遠不及鄧亞萍、劉國梁甚至稍微一點的王楠、張怡寧。

北京奧運會的結束標志著中國體育發展進入到了新的階段,官方延續著「金牌論」,但是群眾體育觀大為改變,更加注重自我的體育鍛鍊,觀看賽事注重精彩性與刺激性,對運動員成敗得失的寬容度大幅提升。

▌歷史百家爭鳴特約作者作品 文/一騎絕塵

相關內容

歡迎留言:

久久综合九色综合欧洲98,国内外精品激情刺激在线,人与牲口性恔配视频免费